Month: March 2020

2019,难

眼看着新一批二零后扑面而来,九零后越来越没办法觉得自己年轻了。虽然每次脸上的褶子被揪出来的时候都装出一副大义凛然毫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其实门儿清:时间果然是把杀猪刀啊。最好气的是,时间这东西,不但要在你的脸上刻下自己的印记,更要让你看清楚这世间的荒诞不经,以及对这些荒诞的无可奈何。罢了,罢了。这一年也没做什么有趣的事,甚至也没做成什么事,现如今瘟疫横行,这堂堂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居然也拿不出来什么办法,看来无可奈何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专利。且看明年今日,世界和我们,又是甚么光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