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流水账

2019,难

眼看着新一批二零后扑面而来,九零后越来越没办法觉得自己年轻了。虽然每次脸上的褶子被揪出来的时候都装出一副大义凛然毫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其实门儿清:时间果然是把杀猪刀啊。最好气的是,时间这东西,不但要在你的脸上刻下自己的印记,更要让你看清楚这世间的荒诞不经,以及对这些荒诞的无可奈何。罢了,罢了。这一年也没做什么有趣的事,甚至也没做成什么事,现如今瘟疫横行,这堂堂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居然也拿不出来什么办法,看来无可奈何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专利。且看明年今日,世界和我们,又是甚么光景吧。

2018,괜찮아요

大概是一整年人都不在东八区,管生肖命数轮回的神仙不在服务区吧。习惯了地球人的吵吵嚷嚷,周遭阴郁的情绪也就见怪不怪,不当回事了。再加上习惯了晨跑,这精气神就比前年好了许多。去年一年累计跑了五百多公里,这样算起来每天一公里的目标算是达到了吧。跑一跑人的精气神都会好起来;希望这能成为我一辈子的习惯坚持下去。

2017,路漫漫

PhD的第一年过得似乎有些消沉。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好像失去了斗志,不再是从前那个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少年。慵懒了,懈怠了,不够努力了。